延賽到晚間八點才開打的台日戰,前八局是一場非常典型的中華隊賽事。靠著許文雄五局好投,以及蔣智賢那隻運氣成分居多的安打,中華隊在前面五局尚能與日本戰成一比一平手。

但是就從五局開始,中華隊的調度就開始荒腔走板,一塌糊塗。

幾個關鍵點大致如下:

一 許文雄從四局開始就出現了不穩的跡象,從二棒青木宣親開始,日本隊打者很明顯已經抓到陳峰民的配球節奏,陸續幾顆球的打擊都有抓到球心。特別是四上最後一個打席,五棒的稻葉篤紀整顆球已經打到牆前,只是運氣不好沒有飛出去而已。五上第一個打席對決村田修一,又是打到右外野大牆的飛球出局,這個時候洪一中如果想要贏球,就應該要當機立斷換下許文雄才是。但是洪一中沒換,最後的結局就是以阿部慎之助的全壘打作收。

二 五下第一個打席讓陳峰民續打,而沒有更換潘武雄代打,這個調度也是值得商榷的。既然六上你要讓葉君璋蹲補的話,根本五下就應該讓打擊能力比陳峰民高上至少一個等級的潘武雄上場代打,讓潘武雄上場雖然不一定能修理涌井秀章,但是機率絕對比陳峰民修理涌井秀章的機率要高上許多。你在比賽後段放潘武雄或是高志綱來對決球兒或是上原的結果並不會有所差異,為什麼不讓潘武雄在五局下對決涌井秀章?

三 六上的投手接替也是我不能認同的部份。如果洪總教練真心求勝,根本五上就應該要更換潘威倫或是陽建福上場接替戰局,六上更換倪福德已經算慢了,結果倪福德當完功能左後又被換成張誌家,這個調度我實在是完全無法理解與認同。雖然丟掉一分後張誌家迅速回穩,但是更換張誌家的決定,讓我覺得中華隊教練團在此時已經放棄了比賽。

四 九上的投手調度更是令人百思不得其解。曹錦輝的狀況雖然不是極佳,要在一出局一二壘有人,落後一分的狀況下換投也不是不能理解。但是為什麼選了昨天對荷蘭戰才上過兩局的鄭凱文?從昨天的轉播中就可以知道,鄭凱文的近況不能算佳,如果連對荷蘭都投得不甚安定,拿來對抗日本怎麼可能會有好的結果?如果教練團想要贏球,而不是放棄比賽,這時候該作的是推上羅嘉仁,而不是昨天跌跌撞撞,驚險投完兩局的鄭凱文。

至於配球的部份,那就全然是結果論了。所以個人對於任何主張葉君璋留到九上就會讓戰況發展有所不同的看法,不與置評。即便我內心是這麼相信的。

無論如何,輸掉了一場曾經有機會贏球的比賽,總是令人扼腕的。

但是我朋友講了句話,真是令人激賞:「如果真有棒球之神,也是為了懲罰腦殘調度,獎勵真正勇者而存在的。」

因此中華隊因為錯誤的調度而遭到了懲罰,日本隊則獲得了棒球之神的關愛。

就是這樣而已。


補個新聞資料
對日本之戰,許文雄五局好投,倪福德只投 2人次就退場,張誌家上場接替投球,他說:「教練團的定位,我跟倪福德兩人就是長中繼,所以每天都要準備。」

短評:我XX你全家的OO。倪福德只投兩人次算個屁長中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Zeel 的頭像
Zeel

碩士論文侵略計畫

Zee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