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邊是不專業、不理性的個人棒球部落格。偶爾出現的半專業文章,那只是個人一時心血來潮所寫出的東西。需要專業資訊分析請往外走,想分享棒球熱情者歡迎進入。

楊威利

我所敬愛的楊提督講過一句話:愛國心是惡黨最後的堡壘

中國時報這篇〈球團不盡義務 國球失速〉,就是印證楊提督那句話的最好例證。

在上引報導中,中國時報的體育記者再次展現出自吳清和以降一脈相承的「優秀」報導水準,無視臺灣棒球長年以來的畸形發展,硬是要將經典賽敗陣的原因歸因於職業球團「不盡義務」,並再次引述「紅葉少棒精神」做為論述的背景材料。

既然中國時報不思長進至此,筆者也只好不吝其煩的,再次給中時記者熊昌成等人上一堂臺灣棒球發展史。雖然個人深知這篇文章必然成為馬耳東風,並淪為對牛彈琴之作。但作為臺灣棒球的忠實球迷,在下實在無法忍受中國時報利用掌握傳播通路之便,多次發表這種混淆國人視聽的言論。

報導中表示:「棒球之所以被稱為國球,是因為這項運動一直扮演著為國爭光的角色,紅葉隊掀起的少棒風潮,替當時處境艱難的中華民國打開了國際窗口,也凝聚了國人的民族自信心」。事實上,這句話從開頭開始就錯了。

從1949年國民政府遷台以降,中華民國政府真正希望為國爭光,並且提供大量資源挹注的運動項目並不是棒球,而是籃球。臺灣棒球要受到「中華民國政府」重視,必須要等到那支「超齡冒名頂替」的紅葉少棒戰勝所謂的「世界冠軍」和歌山隊之後。事實上紅葉少棒隊在那場比賽中至少有七名先發選手是超齡頂替上場,而他們對戰的對手也不是當時所宣傳的世界冠軍和歌山隊,而是莫名其妙被安上那個頭銜,並且倒楣的被選為祭品的關西少棒聯隊。報導中所謂「(棒球)一直扮演著為國爭光角色」的說法並不確實,如果不是不懂臺灣棒球發展史,那就是蓄意掩蓋那層不光榮的,由政府領頭作弊的「國球」發展史。

報導中以所謂「國球」二字做為論述標的,認為政府既然全力興建符合國際棒球總會認證的標準球場,並且以大量金錢贊助及政策運用來「輔導」臺灣職業棒球運動發展,那麼職業球團便應該要全心全意的配合中華成棒代表隊的徵召需求,才是回報政府大力栽培的最佳方式。事實上,在筆者看來,這是政府主動放棄了平衡國家體育政策發展的職責,單單為了「為國爭光」四個字,而犧牲了其他體育項目發展的機會。

作為良識派球迷,對於這種本末倒置的舉動應該要確切認知,不僅不能認同政府以此作為要求職業球團必須要配合徵召的理由,反過來說,應該是要大力譴責政府破壞臺灣體育政策正常發展的機會。為了眼前的片刻喜悅,而犧牲掉未來數十年的臺灣體育人才培養機會。事實上,這種短視近利的「輔導」政策,從根本上來說就只是「揠苗助長」的手法,無助於正面提升臺灣運動風氣之成長。簡而言之,臺灣的體育政策,從來就不是為了提升臺灣運動風氣而規劃,而是為了「搞」體育而存在的。

即便是將棒球代換中報導中為之喊屈的足球,又或是換成保齡球、高爾夫球、網球、羽毛球、兵乓球…等等,也不會有太大的差別。因為政府從來就不是想要厚植體育實力,而是想要仿效前蘇聯政府和中國政府的手法,舉全國之力培養出單項運動的菁英人才而已。

至於所謂「部分球團享受權利卻不盡義務,是本次經典賽最令人搖頭之處」,講坦白話,筆者看到這句話,才真的想對中國時報的體育記者大搖其頭。

123h.jpg

 

從上表中可以清楚看出,興農牛隊的主力王牌陽建福,在國際賽事徵召榜上獲得四連霸的殊榮。而主力捕手葉君璋,強打張泰山則是得到更上一階的五星連線。而La New熊隊的主戰捕手陳峰民在去年年初的奧運資格賽時進入傷兵名單,無法出賽。但僅僅五個月後又再次披掛上陣參加奧運。中華隊長年以來所仰賴的主砲陳金鋒也跟陳峰民類似,不同的是,他在北京奧運時甚至勉強自己,帶傷上陣。這為了什麼?不就是為了報導中念茲在茲的「國家榮耀」嗎?

當這些選手因為長年征戰,造成傷勢無法復原,不得不忍痛婉拒經典賽徵召時,為何中國時報的記者居然能夠罔顧球員傷勢,指責「部分球團享受權利卻不盡義務」?事實上,臺灣的職棒選手全都是一群傻瓜,他們為了國家榮耀,所做出的犧牲只有多而沒有少。但是政府對待國手的態度,卻是把國手當成自己養來看家護院的狗。需要的時候就放狗咬人,當狗兒因公傷殘時,就一腳踢出大門,放他們自生自滅。

這種呼之即來,揮之即去,並且絲毫沒有保障性的體育制度,有什麼理由讓這些國手一而再再而三的接受徵召?除了「榮譽」二字,他們到底從國家身上還能獲得什麼東西?所謂國光獎金根本不是重點,重點在於國家把球員當成消耗品使用,養出一批好選手後,就反覆使用到他們化成灰燼為止。卻從來沒有思考過為什麼這些選手無法上陣之後,所謂的「國球」就成了洩氣皮球,毫無振作之力。

至於報導中所謂「要政府救國球,棒球應該先求自救」一語,則是全篇報導中筆者唯一贊成的一點。從本月十七日的棒協檢討會結論中,筆者深刻認知到,會做出那種要在今年亞錦賽進行特別徵召結論的政府及半政府單位,確實不能仰賴他們來救棒球了。讓他們繼續來「輔導」臺灣棒球運動發展,只怕是越「輔」就會越「倒」!

 

延伸閱讀:
台灣棒球史的謬誤─紅葉少棒與威廉波特@OttoCat棒球新聞雜記

超齡的紅葉少棒與和歌山少棒?@OttoCat棒球新聞雜記

紅葉少棒:台灣棒球的起源?@OttoCat棒球新聞雜記

紅葉少棒是台灣之恥?@RANMA K'S BLOG

台灣的超齡少棒與國族神話@你不知道的臺灣

中國是運動大國,還是搞運動大國?@你不知道的臺灣

愛國的代價@大艦巨砲主義

經典賽敗在近親繁殖@碩士論文侵略計畫

中華隊分級徵召 換湯不換藥@udn運動大聯盟

五輪檢討@Galerie Bleue

 

又及:
五輪檢討底下的回應相當值得一看。吾友神保與在下討論中曾經提到:「給予資源而又放任自由發展,,同時成全擁有更高技術的選手更高層級前進,,這就是西方世界過去一百年來體育強大的秘密,卻又簡單到不像是秘密。」個人對於神保的發言,深感認同。

 

Ze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布魯
  • 我認同大大的觀念,但是......

    我不太看質報啦,那種千篇一律的國球標題其實我也沒興趣看,

    所以我只看你引他文章裡所謂「錯誤」的地方來看,但我覺得其實跟你提出的「事實」沒有太大牴觸啊?

    好像比較像是雙方於「副詞」使用的觀念不同導致誤會吧。


    像那句「一直扮演著為國爭光的角色」
    我比較傾向解讀成「一直」的意思只是形容:「持續很長的時間」,他並不是指台灣有棒球後或國府來台後「棒球就開始...一直(唯一)至今......」

    ,那句話應該只是說「紅葉」之後就一直...至今。

    至於你說的「本來真正希望為國爭光的是籃球」不是棒球,他只是沒特別提出這點?(或他真的不懂)但其實也沒啥罪大惡極吧。


    是不是你把「一直扮演著為國爭光的角色」解讀成「唯一為國爭光的角色」

    或「為國爭光的角色一直是棒球在扮演」←我覺得你好像是誤會成這個意思,所以才會提籃球出來反駁。

    但是仔細看相信可以理解,兩句話在邏輯上其實根本不同,主語是不一樣的。


    也因「為國爭光」這種過激的民族感情高漲,棒球從此背上了「國球」這近乎詛咒的枷鎖至今,回過頭來看,台灣人愛棒球的其實也不多,大家要的也只是那份「自尊心」,沒多少人在管比賽大小、對手程度,反正贏了比賽就自認能贏得世界目光,所以必須救(發展)國球!

    這觀念從紅葉到現在其實沒太大改變,在高壓統治下全民共享單一價值觀不意外,但2009年還是這樣子就很值得檢討了。
  • 新聞報導有用字精確的義務在。

    Zeel 於 2009/03/19 13:36 回覆

  • Rimbaud
  • 看完支那質報幾天的棒球報導 我覺得這次應該給他們拍拍手 不是像你這樣抓到小辮子就趁機痛打一頓

    首先注意他們的作者 每篇文章都沒有註明作者 只有右下角寫著由一群記者共寫 這代表他們想寫出問題的嚴重性 不惜批評卻又擔心人情包袱 所以採用這種手段

    至於內容呢? 當然陳腔爛調還是有 但是至少已經很敢講真話了 連續幾天都有批評教練 要求教練長進學習新知 並且直接明白的說 台灣很多教練 選手退休後直接轉任 根本什麼都不懂 這些在2週以前都是難以想像的話

    雖然支那質報惡名不斷 幾個記者常常出包 但是在這件事上 我想必須給予應有的肯定 畢竟他們終於開始做好事了 等他們以後再出包再來痛罵不遲

    最大的問題是 台灣一般人民長期被餵養假相 突然一下要跟他們說真相反而會無法接受 所以這樣一步步拆解國球神話是對的 恐怕也是唯一可行的方法

    至於他們本來就懂 直到現在才講實話這件事 我想就不要太多計較了 比起記者 林華韋那些其實也懂 但是官官相護的當事人 更應該譴責啊
  • 簡單來講,紅葉傳奇從頭到尾就是假的,虛構的東西。結果身為記者卻沒有報導真相也就算了,還拿假的東西出來要求職業球團?這點哪裡值得稱讚了。何況球團不配合徵召嗎?是棒協根本就只想要明星,不想要其他人吧?你選林宗男上場會比郭嚴文差嗎?鄧蒔陽守二壘會比蔣智賢更差嗎?郭銘仁被默契封殺死翹翹了,中職沒有別的游擊手可以選嗎?

    今天不是不配合,而是之前都太配合了,把好用的牌都在前面打光用掉,現在遇到真正的硬仗時才發現主將早就死在沙灘上,那要怪誰?無論怪誰都怪不到球團身上吧。

    因此這篇報導個人完全不能接受,一篇前提、中心論述和最後結論都錯誤的新聞報導,有哪裡是值得稱讚的。別篇報導或許很中肯,但是這篇報導除了荒謬之外,還有什麼好說的。

    另外,如果他們本來就懂,卻直到現在才講實話的話,那我更看不起他們。因為這種作法罔顧了記者誠實報導的職業信條。這種作法是讓人情優先於事實之前,你能接受,我不能。

    Zeel 於 2009/03/19 16:37 回覆

  • itpun
  • 基本上,我也不太能接受他們的說法,

    光他們說棒球場那一段就讓人受不了,
    第一、他們少列了台中縣也沒有棒球場(還沒合併好不好),新竹、台南?
    第二、台灣的球場一部份是日據時代建的(以南部為主),北部的應該都被政府推平了吧 。
    另一部份是有了職棒才建的(澄清湖、洲際、雲林、桃園),天母和新莊原本是運動公 園,羅東也是運動公園。
    第三、 建造棒球場的經費是縣市政府為主的,建造的目的很大的部份是商業考量。
    畢竟國際賽和職棒比賽是可以收場租的,而實際上職棒球團也是要付場租的,
    有些球場被球團認養,至於洲際球場除了棒球比賽還被市政府拿來做其它用途。
    第四、如果其它運動可以有相同的效益,相信縣市政府也會樂於建造。
    第五、簡單的說,這就跟很多的羽球館相同,羽球館會多,就是因為有人會來打會來租,
    他蓋就會有商業利益。


    另外,這群記者在批評棒球得到比較多的資源,真是虧對本身運動記者的職份,
    不管是台灣的所有運動,和外國比都是弱勢,向政府檢討運動和各國的比較,
    這才是他們應該報導的部份,
    而不是造成運動界內部的對立,棒球雖然在三級棒球獲得比較多補助,
    但也並非正常的發展。

    純就全國所有可運用的場地來說,
    最多的是田徑的操場和跑道,還有就算是籃球了,
    第三也許是網球、羽球、排球、桌球之類。
    注重實質的人口,而非表面上的功夫,才是他們該做的事。
  • 您補充了我沒提到的部分,非常感激 :)

    Zeel 於 2009/03/20 10:52 回覆

  • vincent
  • 我熱愛棒球,沒有一個棒球人會喜歡自己支持的球隊輸球,例如兄弟的熱身賽從頭輸到尾,雖然知道是熱身賽,心中還是幹譙了好幾句.但是,我要的棒球是真實的棒球,基本上支那報的新聞我是不看的,其實,不要提紅葉精神,那是紅葉神話,多少人是超齡的,大家心知肚明,不是抹煞紅葉少棒那群選手,只是,他們只是凡人,當初,也是大人所操縱出來的.
    我討厭用'為國爭光"的大帽子去壓任何人,只要選手覺得值得,我相信,大部分的選手都願意出賽,只是,值不值得呢?這才是要探討的
    看到所謂的分級,也是很失望的,真正一級的比賽是什麼呢?亞運,老實說,我覺得一點也不重要,是不是台灣沒拿到幾面金牌,也把亞運列入其中.
    棒球要救,不要期待政府,任何政策由上而下的,成功機率不高,只有由民間開始,從人民開始,棒球才有救,今年,真的要多進球場幾次,替選手加油
  • HR
  • 我也認為版主的指責未免太過操切,而且有點可惜掉了。那篇文章的主要論點我也是不同意的,我不贊成以破壞制度的方式來求取短期內把國際賽「搞」出成績的作法,也不認為職業球團有無條件配合徵召的義務,更不認為徵召問題是這次兵敗東京的主因。

    也就是說,您對那篇文章的「主論點」的批評,我都是贊成的。之所以說「可惜掉了」,是因為您把最強的批判火力,放在了一句不是主論點,而僅僅是引言的文句上,對著這個句子的遣詞用字大發議論,除了顯示自己的所知豐富之外,沒有太大的意義,更何況,您的指責,未必如想像中那麼站得住腳。

    您最大的不滿來自於「棒球之所以被稱為國球,是因為這項運動一直扮演著為國爭光的角色,紅葉隊掀起的少棒風潮,替當時處境艱難的中華民國打開了國際窗口,也凝聚了國人的民族自信心」這段文字,而不滿的論點在於,您認為:
    1.棒球不是「一直」扮演為國爭光的角色,而是「自紅葉少棒之後」。首先,文章在下一句就提到了紅葉少棒,個人認為在這一點上那位記者與您的意思並無不同,他只是提得較為簡略,沒有在這個時間背景上嘮嘮叨叨,因為那不是文章的重點;其次,您之所以不能認同「一直」這個詞,是因為您認為「一直」一定要是「自1949年國民黨政府來台算起才叫做一直」,然而這位記者未必一定要持與您相同的歷史分段概念啊。顯然他的「一直」,指的是「從棒球成為台灣人最注目的運動那時算起」。因此,您因為記者腦中的時間分段概念與您不同,就指責他一定要採取您的概念,否則就是「錯的」,這並不真的那麼理直氣壯,同時拘泥於這個字眼而大加抨擊也過於瑣屑和不夠大氣。

    2.您認為「所謂的紅葉少棒事件根本是個騙局,不能拿來作為棒球一直扮演著為國爭光角色的說法」。在這件事上,您錯了。
    確實,紅葉少棒那場比賽,我們作了弊,在「某種程度」上,有點騙局的味道(為何只是「某種程度」?因為那並不是正式比賽,而只是一個邀請日本少棒隊來台進行表演賽的事件,所以摻進幾個超齡球員,不妨看成是組個明星隊去應戰的意思。這不是要幫當初作弊的人開脫,而是要說,這個事件不必用那麼嚴厲的角度批判。相對地,在往後幾年台灣仍然派超齡選手去參加威廉波特少棒「錦標賽」,那才真的叫作弊。)

    但真正重要的是,這個騙局真的騙到了當時的全國人民,真的讓台灣人開始對棒球狂熱,真的讓棒球從此以後扮演滿足台灣人國族自信心的角色,這個事實是存在的。所以記者說「棒球在台灣扮演為國爭光的角色」這件事本身是千真萬確的。雖然這件事的開頭,是個騙局,或說是個幾十年後才解開謎底的誤會,但它所引起的效果,卻是真實存在在我們這個社會的。難道只因為今天發現了騙局的真相,就要回過頭來取消掉曾經發生的事嗎?

    就好像,如果一場戰爭的導火線我們原本以為是A事件,但幾十年後,人們發現原來B事件才真正造成了戰爭。是的,原因是變了,大家長時間以來都搞錯了,但難道我們可以因此否定那場戰爭的存在嗎? 我想酷愛歷史的楊威利一定不能接受這種觀察歷史的角度。

    人類的歷史發展,很多時候都是基於一些陰錯陽差或是誤會而造成的,紅葉少棒絕對不是特例。但事實既然造成了,就造成了,它的影響也就確確實實的存在了,不能在事後因為發現了原因的改變,就回頭修改曾經存在的事實。

    在這一點上,那位記者說「棒球一直扮演著為國爭光的角色,替......處境艱難的中華民國打開了國際窗口,也凝聚了國人的民族自信心」,這件事是確實存在的。雖然我(我猜您也是)並不樂見這樣的事實,並不認為用這個扭曲的方式發展一項運動是對的,但再怎麼不樂見,也無法否認,事實確實是這樣。我不認為那位記者意圖掩蓋那層不光榮的,由政府領頭作弊「國球」發展史,他只是在說,棒球在台灣社會的角色是如此,個人認為,這是實情,希望您能夠平心靜氣地想一想,這段話並沒有太大的問題,尤其沒有犯下您所說的那樣意圖遮掩歷史的大錯。

    版主的歷史知識十分豐富,但我想,越是這樣,看待人和事的角度越是應該謙和,才是件美好的事。楊提督看待事情,不是一向異常地寬容與溫和嗎,我相信這才是這個角色吸引您這個聰明人的地方。
  • 楊提督對於兩種人是不留情面的。第一,政客。第二,沒盡到本分的記者。這次的事情兩種人都有,所以我一點都不想寬容。

    我真正不滿的地方在於,紅葉事蹟中偽造及說謊的部分太多了,並且已經有很多前輩寫過這部分的事情,上網google一下就能找到。結果記者依然拿錯誤的資訊來報導,並且以錯誤的資訊來要求球團回應徵召,這才是令我不滿的地方。

    能夠報導事實卻不報導,要嗎就是記者怠惰,沒對報導事項作深度調查。再不然就是調查之後依舊選擇報導錯誤的資訊,如果是這樣,那跟蓄意欺瞞有什麼兩樣。

    另外,我從來沒有否認過紅葉擊敗關西少棒聯隊的事實,而是否定那個從頭到尾都是建築在虛假之上的紅葉精神。


    附帶一提,「一直以來」這四個字有其定義存在。事實就是,棒球並不是「一直以來」都是政府用來為國爭光的運動。早期是籃球,有段時間是足球。棒球真正躍上台面就要到紅葉之後了。如果記者要講的是「紅葉之後」,那他有義務要把文字寫清楚。而不是用模稜兩可的手法來偷渡概念。

    Zeel 於 2009/03/26 10:19 回覆

  • HR
  • 很高興與您交換意見,對您這樣擇善固執的想法,我是很尊重的。

    我還是要說,雖然寫了那麼大一篇留言,但基本上您的論點我都同意,只是認為,其與對著那樣一句在整篇文章中並不重要的句子發揚火力,倒不如把力量集中在批判那篇文章的論點,因為那才是真正有問題的地方。至於那句引言,究竟是記者無知、有意隱瞞、或是兩者皆非而只是沒有說明,我倒覺得無關緊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