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邊是不專業、不理性的個人棒球部落格。偶爾出現的半專業文章,那只是個人一時心血來潮所寫出的東西。需要專業資訊分析請往外走,想分享棒球熱情者歡迎進入。

吸煙標誌 

行政院衛生署警告:吸煙有害身體健康。

最近很忙,所以廢話也不想多講。基本上來說,我認為新版煙害防治法對待吸煙者的態度,跟部分球迷對待不願意加入工會的兄弟象球員的態度是一樣的。都是一種令我厭惡的道德法西斯。

本質上來說,我不認為球員工會的復會有什麼不好,相反的,個人相當樂見工會復會。這代表著球員們終於願意起身將荒廢已久的工會業務作個整頓。雖然現階段的工會要務並不是爭取球員福利,但我對於工會能夠做到的事情,抱持審慎樂觀的看法。

儘管我也希望做為代表性球星的彭振閔可以加入工會,好讓目前僅存的四支隊伍都能有著具有號召力的球員加入。但兄弟象隊的球員顯然很早就有了共識,至少在現階段來說,他們並不打算加入工會。關於彭振閔對於工會的發言在網路新聞上都有,這邊不擬另外節選,以免扼殺了恰恰的原意。

事實上,工會本來就是自由意識下的產物。球員來去與否,本來就是自由決定,不應該用泛道德性的語法去指責那些目前不打算加入的球員。這類泛道德性的指控,在我看來就跟最近修訂的煙害防治法一樣,是個純粹的道德法西斯主義下的產物。這種道德法西斯下的產物,對於事情的進步並無幫助,相反的,反而會逼迫那些受到道德指控的人站到對立面去。基於前述理由,我反對用這類泛道德觀的說法來指責未加入工會的球員。

但是同樣的,我也一樣反對用泛道德的影射性筆法來指涉那些推動工會成立的球員。

蘋果記者姚瑞宸在其個人部落格「獅子俱樂部」的文章,個人已然拜讀。對於該文的論點和結論,部分贊同,部分不贊同。贊同的地方在於,加入球員工會與否確實是個自由選項,職業選手本來就應該有權力決定是否要讓球員工會來代表爭取屬於自身的權益。加入,或是不加入,我覺得都沒有值得抓出來特別加以讚揚或是批判的地方。

而對於姚文中提及部分現為工會要角的「領導型」球員,在前次黑絲帶活動時,堅持要在聲明中的賠償條款前面加上「未來」二字一段,個人深深不能同意此種書寫方式。誠然,姚記者一直以來在體育報導方面的表現皆有著不錯的聲譽,但是此種書寫方法實在是充滿了太多的影射。個人以為,如果姚記者手中握有證據,那應該要作的事情是將證據寫成報導,讓大家知道這件事情。再不然也應該要進一步的追查這些證據(或是個人懷疑),好確信其究竟為真,亦或為假。站在個人觀感上,我不能認同這種似乎什麼都沒有寫,但是卻又像是什麼都寫了似的影射性文章。

此外,儘管某電子媒體記者在電子布告欄上對於工會的理監事成員多有影射,認為他們的背後是某位前米迪亞內外兼修選手在操盤,目的可能是要藉由工會掩護某些不當行為。但是基於不具名的消息應視為黑函的基本態度,這則爆料個人在此不表意見。事實上,以葉君璋的性格來說,我不認為他是一個能夠被人家當作傀儡操作的人。或許該記者有其消息來源,但是做為球迷,我認為小葉的人格在天平上是比較值得相信的一方。

作為一個單純的,沒有消息管道的球迷,我相當希望這次的工會不會如同上次的工會一般慘澹收場。就算目前沒打算替自己爭取更好的福利,也希望工會能夠真正成為團結中職球員的核心要角,讓球員們在球場以外的活動能有著更大的影響力。

 

延伸閱讀:
恰恰VS工會!迷失焦點的議題@獅子俱樂部
台灣職棒 球員工會
@A's大象的森林綠
球員工會成功關鍵
@竹板凳的漁瘟
給中華職棒球員工會的幾點建議
@ottocat棒球新聞雜記
革命者 加油
@肯米的棒球天空
或許,我們目睹了歷史上重要的時刻
@風城心築
南韓職棒球員工會成立始末
@ OttoCat棒球新聞雜記

從職棒球員工會,看球團的態度與應變能力【私‧生活意見】
久等了,台灣的古田敦也@【私‧生活意見】

Ze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8) 人氣()


留言列表 (18)

發表留言
  • tangochen
  • 法西斯主義,在政治學中有著比較明確的定義。
    那樓主所謂的「道德法西斯主義」,意涵是什麼?

    如果這個工會的努力,真的能為「所有」球員爭取到有形、無形的福祉,彭政閔的不入會,也不過就是「搭便車」而已。
    搭便車是所有組織都會面臨的狀況,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指責搭便車者的投機心態,相關資料也多如牛毛。

    彭要不要入工會,是他的選擇;
    但彭身為知名人物,他對工會或其它公共議題的發言,必須受到公評。

    我倒覺得,將批評彭政閔言行的人,指責為「道德法西斯主義」,這種「拒受公評」的心態,
    更像是「道德法西斯主義」耶。。(不過,我還沒搞懂這詞是什麼意思...)

    至於「反而會逼迫那些受到道德指控的人站到對立面去」,我認為不必太擔心,
    某些勞方以為抱著資方大腿可以換得什麼保障,
    事實終將證明,短多長空啦。
    更何況,這些人也不過資本家用來分裂勞方的手段而已,
    只是工具,(還自以為是資方伙伴?)
    等到沒有利用價值了,一腳踢開還嫌煩。

    機關算盡太聰明,反誤了卿卿性命。
  • 更白話一點,就是道德獨裁的意思。恰恰關於工會的發言,自然有其可受公評之處。但是認為恰恰不加入工會就是妨礙進步一類的發言,那就是一種純道德上的審判。

    至於恰恰是不是要搭便車之類的,不在我的討論範圍。我想討論的是那種因為人家跟己意不同,就把人家妖魔化的行為。就這樣。

    Zeel 於 2009/02/19 13:08 回覆

  • otis
  • 我覺得tangochen大說的蠻有道理的~

    恰恰入不入會是他個人決定,但我還是希望他能入會,老實說.. 我對他不入會選擇站在老闆立場還是失望的..

    我不討厭他.. 只是覺得失望而已~
  • 恰恰究竟是站在老闆立場,還是他另有考量,這點我不清楚,所以也不打算評論。他不加入,我也覺得失望,但也能尊重。如此而已。

    Zeel 於 2009/02/19 13:05 回覆

  • tangochen
  • 把有關於道德上的批評,通通定性為「道德獨裁」,
    這種激烈的二分法,恐怕才是一種另類的「道德獨裁」吧。

    如果批評者一意孤行、完全拒絕跟被批評者對話,
    你要將之形容為「獨裁」,我還可以理解。
    但有這樣的事實基礎嗎?

    法西斯也好、獨裁也好,就此案例而言,
    話都說得太重、也太言過其實了。
  • 我並沒有把「有關於道德上的批評通通定性為「道德獨裁。」,那是你的看法,不是我的。我反對的是用「泛
    道德性」的語句來批評目前沒有加入工會的球員之舉動


    我在對你的回應中也說過,我反對的是所謂「恰恰不加
    入工會就是妨礙進步」這一類的發言。因為這種發言已
    經預設立場,認為加入工會就是代表促進進步的力量。
    事實上是否如此,還有很長的時間可以來討論和驗證的


    以現階段來說,將兄弟象隊球員暫時沒有加入工會的舉
    動,視為一種反動或是支持老闆的看法,我覺得都太超
    過了。

    至於所謂「一意孤行、完全拒絕跟被批評者對話」的事
    情,並不是沒有。我在電子布告欄看多了。也就是這樣
    ,我才覺得目前對恰恰的批評已經是種道德獨裁了。

    Zeel 於 2009/02/19 13:13 回覆

  • tangochen
  • 「預設立場,認為加入工會就是代表促進進步的力量。」
    誰的發言能沒有預設立場或預設意識型態?
    重點在於有沒有明白表露。
    人無立場、無意識型態,跟機器有何兩樣?

    如果有預設立場的發言就可以歸類為「獨裁」,那獨裁的定義也太廣了。
    廣到無法被定義。廣到你所有的文章,都會被收納進去。

    至於「將兄弟象隊球員暫時沒有加入工會的舉動,視為一種反動或是支持老闆的看法,我覺得都太超過了。」這個部分,還有很大討論空間吧,
    但當您用了「道德法西斯」這詞來對待異議,就已經壓縮了這個空間,不是嗎?

    異議者除非徹底掌握國家機器或是文化霸權,
    否則,哪裡稱得上「法西斯」、「獨裁」?
    就是廣大的言論市場中的一種想法而已吧。

    看看您怎麼表述「反對用泛道德性的語句來批評目前沒有加入工會的球員之舉動」。
    →「我認為...部分球迷對待不願意加入工會的兄弟象球員的態度...是一種令我厭惡的道德法西斯。」

    我有誤會你的詞義嗎?好像沒有。
  • 有沒有誤會詞義當然是作者來判斷的。雖然羅蘭巴特說:「作者已死」,但很抱歉,我還活的好好的。

    你似乎忽略了我的最後一段。『至於所謂「一意孤行、完全拒絕跟被批評者對話」的事情,並不是沒有。我在電子布告欄看多了。也就是這樣,我才覺得目前對恰恰的批評已經是種道德獨裁了。』


    而且你的節選也不對。我的原文是「我認為新版煙害防治法對待吸煙者的態度,跟部分球迷對待不願意加入工會的兄弟象球員的態度是一樣的。都是一種令我厭惡的道德法西斯。」。你的裁剪完全扭曲了我的意思。

    基本上,抽煙是個人選擇。政府可以選擇不鼓勵吸煙,或是在某些場合明訂不適合吸煙。但是用輿論力量來貶低吸煙者的存在價值,那就屬於我不能認同的範疇。

    同樣的道理,誠如吾友神保君所言:「工會必須出於勞工階層的自由意識而組成才有意義,是否加入的自由是在勞工個人身上,無論是資方還是工會本身都無權干涉單一勞工是否加入工會的決定。」

    因此,我認為目前某些言論將彭政閔不加入工會的行為視為反動、挺老闆,是一種過度且過當的作法。這類型的作法在我的觀感上,就是一種道德性的獨裁。

    另外,所謂「將兄弟象隊球員暫時沒有加入工會的舉動,視為一種反動或是支持老闆的看法,我覺得都太超過了。」這段話,我並不打算收回或是更改。

    太早的對一件事情下達定論,是很危險的事情。因此我認為現在就將彭政閔的發言定性,是有待商榷的。

    Zeel 於 2009/02/19 18:01 回覆

  • tangochen
  • 謝謝樓主的指教。

    這個部分「所謂一意孤行、完全拒絕跟被批評者對話的事情,並不是沒有。我在電子布告欄看多了。」
    樓主有空的時候請提供一些網址,
    讓我們也來判斷一下,到底有沒有「一意孤行、完全拒絕跟被批評者對話」的事實基礎,
    這樣,對話就更有意義了。
    否則,萬一也不過是一種「剪裁」,豈不傷腦筋...
  • 克保
  • 球員可以自己選擇要不要加入工會。可是工會也可以選擇要不要處罰選擇配合資方的人。

    1994年大聯盟球員罷賽的時候,有球團叫上所謂的 Replacement Players (替代球員)。這些球員選擇越過抗議線,他就之後就受到工會的處罰。有的球員跑去日本就是因為無法加入工會,得不到工會的保障。

    除此之外,工會還負責球員的肖像權。比如球員卡、紀念品、電玩遊戲都是球員工會在賣權利。不在工會裡就分不到那些錢。
  • 當然。不加入工會當然就不能享有工會所帶來的權益。這部份我是完全同意的。

    Zeel 於 2009/02/19 23:40 回覆

  • grop
  • 肖像權的問題在台灣來說其實也還好啦,早就握死在球團手裡了不是? 科科

    搞不好某位婚禮攝影師之後會說出"時機若對,我第一個把恰恰的照片放回我的blog"之類的話也不一定。

    XD
  • 中職:時機若對,我們第一個恢復開放長鏡頭回到觀眾席。

    Zeel 於 2009/02/20 11:51 回覆

  • grop
  • 另外,說到抽菸,我不覺得這兩件事可以相提並論,畢竟抽菸者在客觀上已經是用積極的方式引起他們的不快甚至是健康,既然抽菸是因為歷史問題而由法令所特許,那因應客觀因素如社會演進等限縮特許範圍其實也沒什麼。

    菸害防治法修正條文有禁止人民抽菸嗎? 答案是沒有,只是規定他們不可以在公共場合抽而已。

    我甚至認為應該要把範圍擴及檳榔。
  • grop
  • 另外,我認為以彭政閔的地位,本來就更該要求他在公益方面付出的程度,當然我不是說這個公益責任是無上限的,但是以他在球員間的地位,如果這時候選擇躲起來獨善其身,那被人家酸其實也只是剛好而已,畢竟這不是入選國家隊是被拿來當作為國爭光的工具,而是在為自己以及所有同儕爭取應具備的基本權益與尊嚴。

    而且,他的發言又不是那麼洽當,什麼時候時機才會對?

    當然,身為外人的我們,對於彭政閔是不是為了保住弟弟的工作而選擇與球團妥協,就不得而知了。

    另外,其實我覺得鄉民都搞錯對象了,畢竟更該酸的是陳致遠啊!!工會剛曝光的時候記者訪問他,他還可以洋洋灑灑對記者屁了一堆他對工會的看法,講得好像很光明美好的樣子,結果工會要成立的時候他又是帶頭不加入的其中之一。

    我想,這該怎麼處置他才好呢? XD
  • 我的意思似乎表達的不夠精確。我反對的是把不加入工會當作一種罪行來看待。球員要不要加入應該是自由選擇的,不加入當然可以,要酸我也不反對。但是把不加入的人打成妨礙台灣棒球進步的因素,我覺得就有點過當了。難道損失一個恰恰工會就會跛腳?不是這樣的吧。(好啦,確實影響層面會衰弱一點無誤…但我不認為這應該要由恰恰一個人負責。)

    至於吸煙的比喻,我覺得怎麼解釋都不精確。所以我也不打算解釋了。或許講得坦白一點,我就是討厭那種認為不怎麼作就是不對,就該被打壓的那種態度和論點吧。

    Zeel 於 2009/02/20 11:49 回覆

  • 多
  • 其實我比較在意的是「時機」,何謂時機不對?那對的時機你又做了什麼?
    再怎麼說,以一個中職的指標性人物對於公會的言論,若不具正面及幫助的話,是應該被批評的。
    【以下為閒話】:另外禁煙的新法案來說,我很討厭這項法案,他不應該將一切私人的營利單位都納入法案才對,就以網咖及某些工作場所來說好了,聚集在那的人就都會抽嘛!你實在不能把事情踩的這麼緊吧
  • 黑奴
  • 黑人:我不要離開主人!!!!!!
  • grop
  • 其實把私人經營之公共場所列為全面禁煙很合理啊,我想上網咖或是上館子,但是不想聞煙味。

    真正踩得緊的是不允許這些場所設立獨立通風管道的吸菸室。

    啊啊~~怎麼話題變成抽菸了? XD
  • 無妨啊,反正這邊本來就是多用途部落格。原本是要用來放論文資料的。 XD

    離題很大~離不用錢~

    Zeel 於 2009/02/20 17:15 回覆

  • HiroshiJinbo
  • 美帝與加奈陀可是公共場所室內暨出入口(不過這個出入口禁煙似乎成效不彰)都全面禁止吸煙的喔,然後我在Georgia與Vancouver都還沒看過設吸煙區的餐廳,當然也有可能是因為我不抽煙,對這種事沒在注意,於是就沒看到.

    至於辦公室禁煙,個人是舉雙手贊成的,之前在超市超商以至銀行打工,員工休息室是絕對禁煙的,要抽的得自己躲到後巷或停車場角落去抽,銀行櫃台員更規定上班勤務時間內完全禁止,為啥?除了客戶服務的理由以外,最重要的還是吸煙排出的有害物質,會對除了自己以外的人造成傷害,而抽菸者無能力讓不抽菸者不抽到,這絕不是什麼"這些人聚在這種地方就會抽煙"就可以矇混過去的,煙槍要互相毒害是他家的事,沒理由要不抽的人一起倒楣.

    借用豬先生講的話,如果有人發明一個頭套可以讓吸煙者只會放出水汽和二氧化碳,那我就舉雙手雙腳贊成在公共場所讓人戴著這東西吸煙XD

    然後我很想知道為什麼檳榔汁不能吞下去,而非要吐出來不可XD


  • 克保
  • 沒吃過檳榔,但聽人說檳榔汁很刺很稠,很難吞下去。

    至於吸煙,有人說過吸煙他不在乎,只要對方不把煙吐出來就好了。下次煙客不妨試試……

    球員的肖像權是工會和球團該解決的第一項問題。
  • 其實檳榔以前是藥用植物。可以提神也可以當作驅(寄生)蟲藥。不要加那什麼紅灰白灰就沒事。

    Zeel 於 2009/02/20 21:56 回覆

  • 克保
  • 檳榔也是原住民文化重要的一部份。包括一些族群的定情物就是檳榔袋。但是好像沒有紅灰白灰還是有需要吐出來的部份,就像吃甘蔗也很難都吞下去一樣...
  • 檳榔本身好像跟甘蔗很像,都是那種短短粗粗的纖維?會來看我部落格的有沒有植物專家可以解釋一下檳榔的組成特性? XD

    Zeel 於 2009/02/20 22:34 回覆

  • grop
  • 其實檳榔鹼本身就會致癌了,還不用到紅灰白灰,只是吐出來很噁心而已。
  • 原來如此,看來以前是誤解了 @@

    Zeel 於 2009/02/21 00:28 回覆

  • 三腳貓
  • 恰恰加不加入是他的決定,加入讓人敬重,不加入別人也會尊重他的決定.只是多說了一些有的沒的替球團說話,把工會的正當性銷減,就有點.....
    大家既然能理解你身在某隊身不由己,為了保住個人利益捨同行道義的尷尬,你還倒耙一把......
    做人留一線,日後好相見,大家都吃這行飯,你自己也會享受到衝撞後的利益,講那些話就有點不上道的感覺....
    恰恰的待人處世之道,還得修鍊啊......
  • gonlinaj
  • 我想版主的原意是不認同某些人用道德輿論來壓人
    而不是反對意識形態本身
    而嚴格說來,意識形態這種東西雖然人人都有
    但不能流於主觀和情緒化
    否則即是所謂的預設立場
    意即評論時首先要客觀,其次則是不能強迫別人接受
    這樣講應該沒錯吧

    其實現在的台灣社會各項言論經常違反上面的規則
    不是過於主觀,就是位自己的意見設個道德高度
    別人不接受就設法把對方語意扭到其他地方,或者進行偷換概念
    這類的辯論手法在各大討論版很常見
    所謂的道德獨裁就類似這樣吧
    可以說台灣本來就是一個道德獨裁充斥的社會
  • 是的。正是如此。

    Zeel 於 2009/03/08 12:4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