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實在是種傲慢。

        個人一直在想一個問題,推廣一項運動,到底要靠熱情還是要靠知識?
        灌籃高手風行的年代,周遭幾乎沒有人不打籃球。通過一股熱情,許多
        朋友想辦法弄懂了各式各樣的資訊,雖然他們終究沒人走上籃球之路,
        但是卻都保持了打球的習慣,成為台灣籃球運動的一份子。

        同樣的情形也出現在棒球賽上。國中母校是有棒球隊的,那個時候的中
        華職棒也還沒有爆發大規模的放水事件,在我的四周同樣有許多業餘的
        玩票朋友。私底下約一約用襪子做球,拿根破木棒在操場邊揮擊,這也
        是種樂趣。這種樂趣多半都會滲入生活中,變成恆久的動力。

        台灣的情形又特殊了一點,教育體系中很少從小培養孩童對運動的多元
        化興趣。當年念小學時是躲避球打到死,國中時則是籃球打到死。高中
        呢?那時候運動胃口已經被國中的籃球養死掉了,上什麼課都提不起興
        趣。唯有棒球,那個我從小為之歡笑為之痛哭的運動,還能微微喚醒我
        的運動細胞。

        但是中華職棒的放水球早已傷透了我的心。

        從那時起,我再也不會一早搶著去買民生報就為了看昨天的中職賽況。
        班上討論的主流也早已從中華職棒變成美國職籃。棒球,彷彿是過往陳
        跡,只有在夢迴時分才會想起。想起林易增、呂明賜、黃平洋、陳義信
        、謝長亨、陳明德、康明杉、廖敏雄、郭李建夫、黃忠義…這些我童年
        時期的英雄。

        直到兩千零一年世棒賽,才再次讓台灣的棒球運動出現了一絲微弱的曙
        光。一絲似乎可以喚醒像我一樣,下意識遠離棒球,不想棒球的傻瓜的
        曙光。

        這幾年下來,透過陸陸續續的國際性比賽,特別是在台灣舉行的幾場短
        期盃賽,有不少的球迷進到台灣的棒球場上。有的是老球迷,有的是新
        球迷。

        但很遺憾的,我看到的不是老球迷引導新球迷進入棒球比賽的殿堂,而
        是看到老球迷嘲笑新球迷缺乏常識。男性球迷嘲笑女性球迷不懂規則,
        只為了看帥哥,而老球迷同樣嘲笑新球迷不懂規則,想當然爾。

        我不能苟同這樣的作風。

        沒有人是在一開始接觸一項運動時,便能通盤瞭解該項運動所有成文不
        成文的規定和忌諱的。更而甚者,老球迷不僅僅嘲笑新球迷,也嘲笑意
        見跟他不同的(年資可能不如他深)的半資淺球迷。

        在比賽進行的當下,看到自己的國家隊隊長因為對方使用神風式衝撞來
        對抗一次必死的進壘,因而翻倒在地時,心中浮現的第一個念頭怎麼可
        能會是去稱讚對方跑者的積極進取,而不是想到被撞飛出去的捕手傷勢
        如何。

        儘管那個衝撞完全合乎規定,但是情感上的認知是不可能,也沒有必要
        得和理智認知達到同步的。做為台灣的球迷,做為中華隊的球迷,做為
        葉君璋的球迷,我的情感認知就是對方的衝撞是屬於惡性衝撞,是針對
        葉君璋而不是針對那顆球來的衝撞。

        當然,作為規則熟透,球賽看透的老球迷們,可以嘲笑我是個外行。是
        個只懂看熱鬧,不懂看門道的大外行。但我還是要說,當嘲笑別人看熱
        鬧不看門道時,有沒有想過自己最初也是從看熱鬧開始的?

        我必須要說,對於規則的熟稔,對於球員的熟悉度其實都不算什麼。這
        些只是知識的積累而已。只要有適當的途徑,適當的引導,任何人都能
        達成知識的積累。

        站在知識積累的高度上,嘲諷那些正試著要進入體育活動殿堂的新血。
        恕我直言,這完全只是一種傲慢。就如同古代士人蔑視未進學的白衣一
        般。就如同某政治人物說出「我把你們當人看」是一樣的態度。

        我不認為這樣能讓更多人理解棒球的樂趣。相反的,這只會讓新球迷離
        開球場,因為他們得到的不是引導,而是嘲諷。

Ze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